你看看你你看看

那邊的同田貫,你的內褲掉了。

[刀嬸]薛丁格的刀

短篇,白話詩。
沒有明確指定哪一把刀,微BE。
 
末段些許對話。
 
 
———————————
 
我愛著你唷
能不能你也愛著我
 
你的戰績我看著呢
要是你也愛著我就好了
 
「我是什麼呢?」
你是我的刀唷
我最愛的刀唷
我說 我最愛的刀不可能不愛我吧
我說 我最愛的刀一定愛著我對吧
 
/
 
請聽我說
我的話語無法入妳耳中
 
妳的戰績我看著呢
要是妳也看著我就好了
 
我是什麼呢?
「你是我的刀唷。」
「我最愛的刀唷。」
我是妳的 不可能不聽著你的話對吧
我是妳的 不可能無視妳的心聲對吧
 
/
 
我喜歡你
隨著無數次許願的說出心聲
與你四目相接 心臟的聲音如此清晰
你不可能沒聽見吧?
「——我也是。」
朝暮所盼的聲音在耳畔低吟。
 
/
 
「我喜歡你。」
隨著耳鳴般提起的意志
與妳四目相接 心臟的聲音如此清晰
我不可能沒聽見啊。
真是災難啊、我也是。
無法阻止的聲音在喉間響起。
 
/
 
後來我們屬於彼此
就像是一般的人類那般
也打算將婚生子平庸至死
 
我愛著妳
愛著妳的一切
妳的外貌妳的個性妳的靈魂
如妳所願
 
我是誰呢?
——你是我最愛的刀。
「你是我最愛的人。」
耳鳴不止
 
/
 
你看著我 你微笑 你的笑容永遠那麼好看
「你是我最愛的刀。」
噢 我愛著的人
你的親吻擁抱就像不屬於我的東西
我最愛的人
那是我最愛的 此生未曾見過的溫柔表情
 
你在我的身邊
「我愛妳。」
 
緊擁著 如最甜美的白夢睡去
 
/
 
驚醒 方才似乎有什麼夢境
幾乎無法想起
空屋只有我一人
我什麼時後開始睡去?
 
最後的記憶是——
 
你身上的肥皂味與些許體味混雜
你是誰?
你是——
我們屬於彼此
 
/
 
「青江,走廊上聽見有人說話的聲音。」
「哎呀,這個建築是在審神者來臨以前就建造完成的呢。」
「有人使用過嗎?」
「嗯——你也是刀子吧?你所害怕的想像不會成立唷。」
「太好了呢——那麼晚安!」
「晚安。」
 
提燈。
那是不同次元意識所述的舊事。
而沒有「人」所信。
 
/
 
End.

评论(4)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