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嬸]齒輪08


*微肉體改造注意

同田貫→曖昧關係
陸奧守→初始刀、絕對信賴的夥伴

===================
也許她是喜歡那把刀的。
只有在他面前才能夠變得任性。
同田貫的強大始於相信,她相信他是強悍的。

>
鍛刀屋的火光集中,刀匠將沉重的刀子交付給她。
「附喪神,可以現身了。」
她用言語指示物品,房裡只有她一個。
下一秒,穿著黑衣的男性出現。
「我是同田貫正國……」他解釋起自己的名字與特性。
「不錯。總算是鍛到看起來像是要上戰場的刀子了。」她有些疲勞,就一般而言是鍛刀過度吧。資材與依賴紮所剩無幾,靈力也快負荷不住了。
「那麼,接下來交由其他刀子帶領你瞭解一下環境,先失陪了,抱歉。」
「嗯、喔……不是馬上要作戰嗎?」他有些失望的表情。
「抱歉,今天已經過於疲勞了。會安排你明天開始執行任務的。」走路的樣子有些搖晃,她看起來並不適合繼續工作。
「謝謝。」同田貫欲言又止,也許是不相信自己的主人是個文弱的女性吧。
在那之後她繼續處理文件,並安排隔天的計劃。
而隔天同田貫正國被操到差點暈過去又是令一回事了。

>
夢的以前的事了。好累人的夢。
在鬧鐘響以前醒過來,於是躺回舒服的床上。
同田貫不在。
雖然也只跟他同床(物理)過一個晚上,卻完全習慣他的存在。
「狸貓君……」她抱住枕頭,煩惱該如何給予刀劍一個答覆。
她不懂得愛人,但刀劍又懂得嗎?
它們是模仿人類的產物。
它們不同于人類,它們直觀,容易理解——像是同田貫所說,砍入五分就會死了吧。
只要不斷揮刀就能變得強大。

她又睡去。

>
「狸貓狸貓、出陣用的刀裝!」
加州清光來到健身房,看見同田貫面無表情地舉著啞鈴。
「狸貓、狸貓、同田貫?」
不行、即使手在他眼前晃還是兩眼發直。
「狸貓君。」
「嗯、哇!幹嘛……」有反應了,先是嚇一跳,然後明顯是失望。
「這麼失望的表情是什麼意思嘛,刀裝拿去。」
「也不是說失望……謝謝。」他放下啞鈴,才接過刀裝並收好。
「你好像是戀愛的少女一樣欸。」
「我看起來像少女嗎?」
「不像。」
「那你在說什麼鬼?」
「就是好像在期待什麼、等誰做些什麼……嘛,同田貫你也不可能懂吧!先走囉!」
少年輕笑,然後帶著愉快的步伐離去。

>
出陣,同田貫領著自己的刀裝部隊。
今日的出陣是要讓短刀熟悉戰場並提升等級,因此還安排了打刀保護。
隊長的五虎退騎著小雲雀領軍,後面帶著小老虎們與刀裝部隊前行。
隨後是藥研、厚、陸奧守吉行、御手杵。
練度不足理所當然傷亡慘重,身邊的步兵騎兵一批換一批。五虎退已經快要哭出來了,卻因為練度提升不停飄著花瓣。其他刀人因為譽能夠輪流拿到,恰好保持在不會顯示疲勞的狀態。
一直持續到藥研疲累得在展場失利,吉行衝上前救援而受傷,才結束半天的任務。
除了藥研與吉行,刀子們磨損程度不及輕傷,但還是在手入室外頭等待。

「大家一直都是這樣的嗎?」藥研提問。他今日中傷。
「是啊,從一開始……最近還比較溫柔了,過去還是不重傷不歸城的狀態呢。」輕傷的吉行苦笑說道。
「這麼可怕嗎……」
「不,她是很棒的主人。」
「嗯,我相信著。」也許吧。藥研心想。

>
藥研睡著的期間審神者才進入手入室。
她給了藥研一針麻醉,然後進行計劃。

「你啊,計劃如此亂來,萬一真斷了怎麼辦啊……」吉行躺在一旁,看著審神者開啟螢幕,將連接線插在藥研的背上,替那孩子捏了一把冷汗。
「不會再斷的,我沒有把你們安全的裝置移除。」她繼續操作,輸入程式碼並將狀態更新連結到自己的雲端。
「嘛,算了。現在還會想死嗎?」第一次見到的時候還是憤世嫉俗,想要一死了之的她。
他是她的初始刀。
「不想。有必須做的事情。」她操作著吉行看不懂的介面,按下最後一次輸入鍵。
「說好了啊,要抓住世界。」她面無表情地說道。
吉行一直都瞭解,冷靜的瘋子比什麼都強。
她可以是明主、亦可為暴君,她是個很棒的主人——
他以幾近瘋狂的笑容回應。

「嗯,抓住世界吧。」

评论 ( 2 )
热度 ( 8 )

© 你看看你你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