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刀嬸]齒輪04_粟田口審、藥研審

01:http://aar2112.lofter.com/post/1d41d8a4_b351f58

02:http://aar2112.lofter.com/post/1d41d8a4_b37f596

03:http://aar2112.lofter.com/post/1d41d8a4_b39be44

審神者簡述:像是器械一般的女審神者、朝九晚五制。
==================

她被帶到藥研藤四郎與亂藤四郎之間的位置,長桌的正對面是五虎退。
「主人大人的便服好可愛呢!」亂稱讚道。
「嗯?謝謝你的誇獎呢。」不同于平日的衣裙,她穿著看起來挺輕鬆的淡色洋裝。
「要是可以一直這麼可愛就好了——」
「但平時是工作時間。」她平淡地說著。
「哼哼!上菜囉!」厚藤四郎端著盤子越過他們之間,打斷對話。
「咦……大將?!」愣了幾秒以後才發現哪裡不對。
「貴安。」她因為厚藤四郎穿著圍裙、帶著手套,驚訝得目不轉睛。
「哇、哇、大將也貴安?今天晚餐是我跟後藤還有一期哥一起做的喔,不嫌棄的話一起品嚐吧!」明顯是有些慌亂,不過還是紅著臉說道。
「嗯……今天是……?你們粟田口的刀子都會做飯嗎?」她倒是第一次聽說附喪神要吃東西這回事,但如此失禮的話並未脫口而出。
「對啊!」接著他彎腰在審神者耳邊小聲說道:「但是很擔心鯰尾哥把什麼不能吃的摻進去……好痛!」
鯰尾將空碟子朝厚的腦袋扔去,正中目標。

「大將,最近身體還好嗎?」待厚離開,一直沉默著的藥研才開口。
「還好。怎麼了嗎?」她轉頭看著藥研。
「是嗎,用膳過後來藥房一下吧。」藥研淡淡說道。
「好吃。」異口同聲。
>
「怎麼了嗎?」她來到這間大屋子的藥房,這裡幾乎是藥研藤四郎一個人的地盤。
「聽說了,大將的身子似乎不太好。」
「沒有的事。」
「狸貓講的。」一秒賣隊友。
「……」
「有的吧?大將的身體有問題吧?」他逼近審神者,他做好了審神者對他說已經懷了同田貫的孩子之類的覺悟。
他不知道自己做這個覺悟做什麼。
「肝病。」她像是在說些什麼不堪回首的事情。
「咦?」藥研看著審神者,原本緊張的情緒甚至變得帶有一點……希望?
「當初在現世工作的期間,有點過勞的傾向,常態性通宵讓我的肝臟出了問題。身體機能變差,體力也不行,在下班後都需要睡半小時以上才能夠持續清醒。」她平靜地說著,彷彿別人的事情一樣。
「原來如此呢。難怪會出現手腳不自主抽動的情況。」
「觀察得挺入微嘛。」
「因為是審神者妳啊。我一直看著審神者唷。」
「是嗎、被刀子關注了啊。」
「吶、讓我檢查看看,妳還有哪裡不舒服吧……?」他壞笑,逼近審神者與之相視。
「不,我沒有別的問題。」她攤手。藥研藤四郎的進攻被完全無視。
「……」真是缺乏情趣的女人。他在心裡吐槽道。
「嘛、大概需要每天早上喝蜆精之類的,還有要睡眠充足才行……替您配一點調理身體的藥好了。」
「睡覺的時間?大概三四十年後就可以永遠睡下去了。」
「請別開玩笑……」她是認真的!藥研藤四郎在內心大喊。
「我……」
「好了。請三餐後服用。」他打斷審神者的話,即使非常失禮但他不想知道。
>
距離審神者第一次去拿藥過了幾週,她的氣色確實有些好轉。
在內番時間同田貫與藥研遇上。
「唷,那次辛苦你啦。」
「別這麼說,多虧你我們的審神者應該能活久一點。」
「這麼嚴重啊?」
「你不知道?」藥研瞇著眼看著同田貫正國。
「啊?」
「沒事。總之都沒事了。」
「喂……」實戰刀不解為何短刀想要保持神秘,想要追問什麼卻又不知從何開口。
藥研藤四郎飄起淡色花瓣。
多知道一點審神者的事情、即使僅是健康狀況——正是這點隱私的事情,才更讓男孩子興奮吧?

那瞬間藥研藤四郎甚至產生贏過那把打刀的錯覺。
即使他明白,她對他並沒有特別的感情。
而同田貫只是拔他的菜,等著內番時間結束。對於審神者的擔心少了幾分。

==========================
其實第一次寫短刀。
啊然後可能有注意到我每篇字數都很少的事情。
那是我都用手機打字……用電腦就得做事,一點也不想開啦。
但是手機打字很容易一個不小心就全部跳掉OTL
所以每篇的字數應該都不會太多啦。
不確定會不會繼續寫下去,雖然平常主要是畫圖的,但自己的畫風太憨無法表現世界觀只好用寫的(當然也是沒空)(虐)
渣文筆、強化玻璃,即使如此還是看到這裡的人們,謝謝你們。

评论 ( 1 )
热度 ( 9 )

© 你看看你你看看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