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你看看

那邊的同田貫,你的內褲掉了。

若夢。小夜。微科幻


有參考攻殼的設定,但基本上無關。
真的是刀同人沒騙你們。
以下正文。
——————

不同於歷史修正主義者的世界線。

人聲鼎沸。露天的空地切成無數個方塊,攤商用塑料帆布將烈陽遮蔽。濕熱的空氣讓畫面扭曲,鮮豔又骯髒的色調合而為一。

像是偶然一般,那女孩在雜亂的市集閒晃,或者獨自行動,或者與親友走散。擠出人群,她眼前的是一個古董攤。

「都是些好貨,有幾條寶石項鍊很適合妳啊!」

她瞟了一眼攤商的東西。雖然是零散的幾件,依物品的性質分類,但能隱約看出某些物件的品味相似,就像是不同陣營。也許是這件香水瓶與那件首飾,也許是那邊的項鍊與分開的戒指。雖然不一定是成對的,但就像是不同人曾經擁有過,即使打散了,餘韻猶存。

慣竊嗎?她思考著。

但這個時代已經沒有所謂道德留存,她蹲下身看著那些疑似贓物的古董。寶石閃爍著黯淡卻優雅的光,與這雜亂的市場格格不入。她又看向一旁的刀——是日本古刀。那刀不長,就特別吸引她。

「小姑娘,那個危險,勸你別碰了。小心被妖怪纏上……」隔壁賣皮件的大叔突然開口。

「我去你的!」顧著古董攤的商人掄了隔壁一拳,液體從對方的五官噴出。

「你這傢伙!」

「嘿嘿嘿小姑娘!你什麼也沒聽見吧?好啦大叔算你便宜些!就這個數字怎麼樣啊……」他笑起來有些猥瑣,拎著計算機打了幾個數字。

回到住處,那是破舊的高樓,電梯總是發出喀滋喀滋的聲響,隨時掉下去都不意外的程度。

帶著沉重的步伐,她將電腦打開。

她用了幾乎所有積蓄買一把日本短刀,連著保養用的器具一起,她不懂為什麼這把刀對她來說有這樣的吸引力。

室內僅存滑鼠的聲響迎接黃昏,她有點疲憊,握緊那短刀的恍惚間,看見了藍色頭髮的少年。

「我是小夜左文字,你想對誰復仇嗎?」

類似淚水的東西滑落臉龐,她緊緊抱住眼前的少年。他纖細瘦小,卻又那麼強大。

「怎麼如此悲傷呢?」他輕輕撫摸女孩的背脊,從髮絲開始,一次又一次。

「第一次……幾個月以來第一次跟人類說話。」她抽噎的聲音不是很清楚。

「我不太明白你在說什麼……今天不是才從人類的市集回來嗎?」

「他們不是人類,那裡一個『人類』也沒有!他們是沒有靈魂的機械!」她的聲音幾近哭喊,擁著小夜的胳膊又束緊一些。

「就算你這麼說、我也不是人類啊……」小夜的表情又陰沉幾分。

「你不一樣,你擁有靈魂……很強大的靈魂。你不是人類是什麼?」

「我是你手上那把刀,小夜左文字的附喪神。人類近幾年似乎又有戰爭,冤冤相報。我們這些物品有些被毀損,有些被轉手。」

「附喪神……你到底是什麼?」

「不是人類的,有靈魂的『物品』吧。」

「好奇怪。」

「你們人類比較奇怪。好了,我是復仇用的刀子,妳有想復仇的對象嗎?先說說你是什麼人?」

「我是……是、是是是是是……」她的聲音變得機械化,斷斷續續,重複那個音節。

「怎麼了!妳怎麼了?咦……」小夜慌忙地來到女孩身邊。

「想不起來……我想不起來一切……我有家人、有記憶的,可是想不起來他們的名字!朋友的名字也不記得,幾時認識也想不起來……」

女孩的臉上泛出剛才的液體,一邊的眼球滑落出來,連著幾條電線。滴答滴答,滴落在地毯發出嘶嘶聲響。她的頭在冒煙,是過熱反應。

「你這是……?!」小夜被眼前的景象嚇到,他衝出這個房間,尋找其他活著的人,在公寓的長廊狂奔。

「有誰在嗎?!」

「有誰在嗎?!」

「拜託!誰都好……」

這是空城,沒有人回應。他在女孩倒下的房間發現了幾具屍骨,跟照片上的人一樣。

女孩在每一張照片上的樣貌都沒有變化,倒是很明顯看出其他人的成長,接著到一定程度後就沒有變老的樣貌……是過世了?不……過世的軀殼不可能如此詭異。

那些人形像是木乃伊,手腳甚至臉上還有像是皮膚的東西。生物不可能如此新鮮又沒有氣味……況且血味早已乾涸。

他在房間裡找到關於『她』的說明書,小夜看了許久才明白,倒在那裡的不過是機器人。

他看著電腦上的文字,那是與他說話前的紀錄。多半是無法理解的文句。

這個地方遭受毒氣彈攻擊,人類在一瞬間死光。存留下來的全是機器……這裡已經沒有人類了。

機械們繼承原主的習慣,繼續在這個地方生活著,他們那麼相似卻又那麼不同,他們幾乎永遠無法得到靈魂。

就算擁有記憶也不見得是人類。

所以靈魂才顯得那麼耀眼。

小夜抱緊那毀壞的身軀,他們是那麼相似的物品。
他們不是人也無法成為人,只能困在名為記憶的迴圈,反覆執行指令。

「無法為你復仇,對不起。」他親吻燒壞的額頭。

「就這樣吧,不知名的主人。」那身軀被輕輕放在地上。小夜左文字的身影消失無蹤,他知道她僅是過客。

而本體的刀劍就在那屋內等待著,下一個持它復仇的靈魂。

评论(7)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