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看看你你看看

那邊的同田貫,你的內褲掉了。

[塗鴉]無用組,杵狸,同田貫性轉注意。

本來想畫刀審可是這動作比較適合杵然後我想畫正國但是又不想放棄ㄋㄟㄋㄟ只好委屈一下正國讓杵看起來更委屈ㄌ(一口氣念完)

給親友們的生日禮物,每年都畫兩個堀。

畫了只會戰鬥跟吃還有戰鬥的無用組

土方組》你們怎麼不結婚

審:你們去結婚
兼:怎、怎麼可以結婚呢!
堀:兼先生說的對!都還沒交往呢!
審:???????

兼:欸我們沒有交往嗎?
堀:咦我們有在交往嗎?
審:什麼?你們那種不算是交往嗎?
兩把刀:???????

短打》浦島虎徹,第一人稱

★第一人稱試寫,有參考極化信件。
★這是之前在臉書的跟風點文。

空氣中帶著鹹味,外衣隨風飄起,好似與大海結為一體。
「龜吉,這裡就是大海唷。」是在謊言般的心願下,直視不曾見過的景色。
「啊、不可以下去喔,龜吉!」伸手將烏龜放回肩上。
「萬一被什麼人欺負就不好了嘛!」在那之前,你可是陸龜啊!
既然看起來像,那就是就好了。無論是我,還是長曾彌哥哥都是這樣的存在。
我是虎徹的真品、童話故事的贗品。
「有機會的話,一起去龍宮城吧!雖然我也不曉得怎麼走!」夾雜在謊言與心願之間的話語,身為鐵塊的自己、無法下水的烏龜,終就是不可能實現。
因為看起來像所以是的浦島虎徹,今天也沒有潛下海平面。

玩玩具(O)
狸子+ OL身體。
本來想拍搞笑向結婚照,結果我家狸子只有穿女裝的命(突然興奮)

狸:「今天的風有點冷,入秋的關係?」

有部分零件特寫,這款很可愛!

刀嬸打炮 正國愛愛 好想睡覺

大家會不會都留言幹你娘

傻白甜懶得套嬸設...... 

[土方組] 煙草二三事

*土方組無差
*堀川抽煙設定
*這對分攻受我萌不起來……就這樣吧。
 
 
1.
他陪同和泉守去雜貨店買小零食,刻意沒有買自己那份。
堀川的零用錢總是拿來買其他非必要品。
搭檔笑著把棒棒冰折一半分給他,甜膩的口感與齒間殘存的焦油攪和。
或許貪戀那份低溫,或許拒絕那份黏膩。
妄想這就是接吻、嚥下一切。
長髮的搭檔摟著他,親暱地說著沒錢買零食本大爺一定分你。烏黑的長髮蹭著鼻尖直發癢,他苦笑。
腎上腺素與尼古丁攪和在一起、被血糖加溫。
被發現了吧,盒中剩的又比起上回少了幾根。
 
 
2.
和泉守兼定不會使用打火機。
他沒有真正看過搭檔使用這個,只是依照應該是這麼做才對的、用手指蹭著金屬製的滾輪。
只見咂地出現些許火光又消失,他放棄。
沒有抽成,最後只收藏了一根有自己齒痕、被捏得歪七扭八、從心上人兜裡偷來的煙。
 
 
3.
堀川當然會發現,量大但他就是有去計算。
無奈和泉守的身上沒有聞到煙味,沒辦法去計較。
身為助手仍在空檔悄悄抽煙,並不是值得在夥伴面前提起的事情。
沒提起相當於沒有。
無論哪邊都是咬著這點不放。

御手杵生孩子
我不知道我在幹嘛…😵

看了某篇那個什麼乙腐戰爭相關的東西
是不是只有我不介意男友(二次元)被肛……
覺得自己看二創已經雜食到飛向宇宙了